追蹤
Artopia- Utopia of Fine Art
關於部落格
  • 2682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單車環島日誌 Day 7 太麻里到旭海

由於雲層較厚,日出晚了點才升上來, 大家原本猛盯著雲層的上方看, 沒想到太陽竟從下方的雲堆裡探出頭來, 美麗的日出,令人目眩神迷......
今天,是個很"艱苦"一天, 因為,從 444 公里處,我們將越爬越高, 遇到除了蘇花公路之外的第二道超大難關: 壽峠,
我們從達仁一轉進南迴公路,馬上就是是蜿蜒的山路, 出發前,就聽說南迴公路的壽峠段很陡,是很困難的一段, 連捷安特的董事長劉金標也差一點在那一段換成電動自行車, 海拔470公尺,是南迴公路的最高點, 峠: 發音とうげ (touge) 是日文版的會意字,意思就是"山路", 是受日治影響而留下來的字,在山裡上上下下,相當傳神的一個日本漢字.
與之前特訓爬的風櫃嘴相比,坡度不算陡, 不過風櫃嘴只有六公里, 而壽峠的爬坡段卻足足有二十公里!! 很高興整段都沒有下來用走的,萬歲!!
在往壽峠路上,遇到很多台北體大的單車騎士, 在壽峠,遇到他們就在轉彎處停留休息, 本來想去牆上簽名的,後來只好作罷, 我們轉往199線,朝著今晚的住宿地點旭海前進, 經過東源村,吃了很有名的一家店的午餐, 這家店位在哭泣湖畔,附近還有聞名的矮黑人遺址, 聽到哭泣湖,當初還以為是什麼可憐的事情, 原來,這是"喜極而泣"的眼淚, 聽說東源村原住民原本住在枋山溪上游, 日據時代多位頭目想為族人尋覓更好的生活環境, 於是和一名日本人花了幾天時間翻山越嶺來到東源村, 一看見東源這池神秘幽靜的湖,不禁為這片如詩如畫的美景所感動, 頭目們興奮地表示這就是祖靈允許他們的聖地,大家感動地落淚, 隨後帶領族人從枋山溪上游遷居此地, 當地耆老對這段傳說仍記憶深刻,也是"哭泣湖"這個名稱的由來.
過了東源村,我們從上牡丹接199甲線轉往旭海, 經過一番辛苦,終於嚐到成功之後的甜美果實, 一路滑降,到最後幾乎是高速下坡的, 在晚餐前,我們借了機車去了一趟旭海大草原, 跟先前一樣,旭海那片大草原並沒有給我太大的驚喜, 不過,那片海灣和山景卻依然讓我感動, 我和主任留在涼亭那邊,其他人則跑去走一走.
看著夕陽西下,大家也陸續回到涼亭, 還看到一隻雉雞在做沙浴,真是一個驚喜! 趁著天光尚亮,大家連忙下山.
多年之後再度來到旭海,驚訝的發現,這裡幾乎没什麼改變, 一樣是記憶中的小村落,到了晚上幾乎就沒東西吃, 只有兩家供餐的地方, 我們去了其中一間,叫做潘朵拉的簡餐店.
牆上幾乎都是環島人士所留下的話語, 我們也很開心的在牆上留下經過的足跡: 食人族的簽名.
用完餐,我們步行回住宿的左岸民宿, 在路上,還躺在路中間看星星, 滿天的星斗,真的像是撒落黑絨布上的鑽石, 第一次深刻的感受到這個形容的句子中的那個意思, 由於今天是十人族相聚的最後一天, 明天,素亨老師要回嘉義,佩琳老師要回高雄, 而婉婷和怡婷老師則是要回基隆, 食人族將要正式成為昆蟲族, 因此,晚上大夥兒將睡墊與草蓆舖開來, 坐在民宿外的大空地上聊天看星星, 經過今天的南迴路段, 婉婷老師特地買來冰涼的啤酒請我們, 因為,她們覺得,能夠騎上壽峠,真的是"太厲害啦"!
大家聊著,高主任突然因為路上的蛙鳴有感而發, 唱了幾首青蛙歌,其中一首的尾句是:"呱呱呱呱寡呱". 一唱完,大家愣了一下,立刻發出爆笑聲, 主任說這是她們那個年代唱的,連忙拖秀玲老師下水, 說她應該有印象才對,這是以前課本裡的歌, 只見秀玲老師極度撇清,猛說自己沒聽過, 這個舉動讓大家更是樂翻了! 看著車燈做成的營燈逐漸稍弱,夜也深了, 大家,晚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