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opia- Utopia of Fine Art

關於部落格
  • 2677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特展 / 燃燒的靈魂:梵谷

早上出門前,剛好遇見一位好朋友, 他說:"很多人好失望,因為許多名作都沒有來......" 看完展之後,我想,我可以理解這句話,卻不認同, 或許,在許多"慕名"前來的群眾中, 許多人是希望看到 "向日葵 (Sunflowers)"、"星夜 (Starry night)"、 或是最後的遺作: "麥田上的烏鴉 (Wheatfield with Crows) ", 如果是這樣,我想,他應該會大失所望吧! 畢竟這幾幅所謂的"世界名畫", 目前各收藏在倫敦、紐約與荷蘭, 如果要將它們並列展出,鐵定是一件跨國際的大事.
Sunflowers Vincent van Gogh 1888 Oil on canvas 92 cm × 73 cm (36.2 in × 28.7 in) Location National Gallery, London Starry night Vincent Van Gogh 1889 Oil on canvas 73.7 cm × 92.1 cm (29 in × 36¼ in) Location Museum of Modern Art, New York City Wheatfield with Crows Vincent van Gogh 1890 Oil on canvas 50.2 cm × 103 cm (19.9 in × 40.6 in) Van Gogh Museum, Amsterdam
不過,這並不代表這一次的展出就沒啥看頭, 其實,我覺得這個展辦的很用心(除了動線規劃差了點), 文森·威廉·梵谷(Vincent Willem van Gogh,1853/3/30-1890/7/29), 是荷蘭後印象派畫家,表現主義的先驅, 深深影響了二十世紀的藝術, 然而,這樣一位巨匠大師, 相信很多人知道,在他生前卻只賣出過一幅畫, 梵谷的一生,代表的不光只是一位藝術家, 他更代表著一個永不放棄的勇敢生命典範, 他曾當過藝廊業務、書店店員、教師以及傳教士, 直到廿七歲才立志當畫家,而他死的時候只有卅七歲, 短短的十年時光,他如何從一位自學的生手到聞名的巨匠? 我想,在這次的展覽裡,我們可以有很深刻的體會.
梵谷逝世即將屆滿一百二十年,世界各地都有相關活動, 台灣展出將他短短的十年創作時間分為七個時期展出:  波林那吉/布魯塞爾1878/12-1881/4  埃頓時期1881/4-1881/12  海牙時期1882-1883/9  努南時期1883/12-1885/11  巴黎時期1886/2/27-1888/2  阿爾與聖雷米時期1888/2-1890/5  奧維時期1890/5/20-1890/7/29 共展出九十八件梵谷真跡,九十七件來自荷蘭庫勒穆勒美術館, 包含了二十件的油畫,與七十七件的素描作品, (以炭筆、沾水筆、色粉筆、不透明水彩及石版用黑蠟筆等多種綜合媒材) 還有一件則是來自日本POLA美術館的油畫"薊花", (梵谷去世前一個月所畫的作品) 特別是"星空下的絲柏路 (Road with Cypress and Star)" 又稱"普羅旺斯夜間的鄉村路 (Country road in Provence by night)", 是梵谷在奧維時期的最後一幅畫, 梵谷曾說:"這是最後一次畫星星", 後世的藝評家大多認為這張畫是集梵谷星空與絲柏系列之大成的作品, 是這次展覽保險值最高的畫作, 而此次保險金額高達兩百五十億,也是台灣畫展史上的天價, 比去年的米勒展時的一百億,足足多了 2.5 倍之多!
Country road in Provence by night (Road with Cypress and Star) Vincent Van Gogh 1890 92 x 73 cm (36¼ in × 28¾ in.) Kröller-Müller museum
只不過,在這麼多件的展品中,素描就占了大多數, 因此,這次展覽也從梵谷二十七歲決心當畫家時的素描開始展出, 這應該會讓喜歡梵谷晚期作品的許多人感到不適應, 或許該從1987年倫敦佳士得(Christie's)拍賣會上, 梵谷所畫的"向日葵"以2475萬英磅(約新台幣10億元)天價成交開始看起, 從那時起,梵谷的油畫便是國際拍賣公司必爭之寶,拍賣紀錄更是屢創新高, 大部分的人,反而因價錢的迷思而迷失,難以領略梵谷的個人特質, 還記得國中讀《梵谷傳》的時候,曾被梵谷的熱情深深感動, 我認為,正是梵谷付出的熱情與遭受到的冷漠對待, 才會促成這個彷彿漩渦般吸引眾人的傳奇, 展場中,窺見梵谷人道關懷精神的礦工、織工、農夫炭筆素描為數不少, 雖然這些早期的作品中,不少比例不正確或是透是有問題的習作, 但是,這正好是一個很棒的教材, 我們可以認識到梵谷在崇高的讚譽背後, 一樣是一步一腳印的靠著恆心與毅力,不斷練習而成就的傳奇.
向日葵與絲柏樹,是梵谷繪畫中相對的兩個畫題, 光明燦爛的向日葵,或許可以代表他彷彿燃燒的熱情, 扭動的絲柏樹,則是另一種黑色的焰火,在流動的空間中象徵著另一股勢力, 雖然沒有向日葵,但有"柏樹與兩個人物"油畫與"柏樹"素描兩張柏樹系列作品, 剛好可以對照素描習作與油畫完成作品的關係, 順便體驗不同媒材的差異, 梵谷曾說:"我覺得沒有什麼比愛人更是一種真正的藝術." 他的一生中,曾經努力去愛他身邊每個相識相處的人, 或許是知己好友,又或是萍水相逢, 他總是以無比的犧牲奉獻精神來關照他們, 然而,回報他的,卻是一場場的失敗人際關係, 或許,除了弟弟西奧,鮮少有人能夠真的理解他這份熱血吧! 1890年的那聲槍響,留下了舉世錯愕的驚嘆號, 今日的展出,或許可以讓我們得以重新理解梵谷, 體會他對繪畫與生命的熱愛,理解一件事成功背後的需要的努力, 感受他畫作中蘊含的爆發力,與對心靈的那股衝擊.
如果說看一個展值不值得,在於自己是否被觸動, 我想,對我而言,非常值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